娱乐天地-娱乐天地线路测速-拉菲2旗下网站

申花球迷把球队当成信仰 无论胜败他们支持到底

2017-12-03 13:48 网络整理

  本版撰稿 实习记者 杨阳

  “因为名字的关系,感觉特别兴奋和亲切。”

  两个Scott

  2008年2月初,当哥斯达黎加国脚埃里克·斯科特出现在申花的引援名单上时,他并不知道,在申花球迷中,另一位Scott正给予着他特别的关注。“因为名字的关系,感觉特别兴奋和亲切。”朱晔南说。他在蓝魔球迷会的注册名,正是Scott。

  之所以给自己取了这个英文名,缘于小学时的一堂英语课。面对老师提供的众多英文名字,朱晔南选取了Scott。“老实说,当时比较懒,所以就挑了个短的。”从此,每逢上网注册QQ抑或是论坛ID,朱晔南都会使用Scott作为自己的名字,加入蓝魔时亦不例外。

  埃里克·斯科特加盟申花不久,便因长期陷入进球荒而饱受诟病,甚至被冠以“水货”的名号。但在琢磨了斯科特曾经的比赛视频后,朱晔南发现,他只是因场上角色的变化而需要适应时间——哥斯达黎加人从习惯的右边前卫位置被推上了申花的锋线。

  在朱晔南的博客中,对这位“同名”球员的喜爱随处可见:“Scott拼到最后一分钟还能满场跑。现在在场上的表现也越来越好了,继续努力,继续加油吧,你的下一个进球不远了!”“Scott在虹口进的第一球。就是这球,实现逆转!嗲!”

  除斯科特之外,朱晔南对阿尔贝茨同样印象深刻。2005年5月26日晚,中德城市友谊赛在虹口足球场进行,对阵双方分别是汉堡和申花。0比0的比分并不能涵盖比赛的全部,因为这是上下半场分别代表两队出战的阿尔贝茨在上海的告别赛。当时还在读大二的朱晔南翘了前日上午的课程,和近百名球迷一同赶往浦东机场,迎接阿尔贝茨和队友抵沪。比赛中,朱晔南等人在看台上举起“6号,阿尔贝茨”的标牌,为这名申花史上最成功的外援呐喊助威。

  “ 我很喜欢这种怀旧的感觉。”

  从小结缘

  1994年美国世界杯期间,9岁的朱晔南随父母一同在家收看电视转播。随着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渐趋成熟,甲A联赛的转播也越来越多。朱晔南由此喜欢上了足球这项运动,以及家乡球队上海申花。早在1998年,他就去虹口足球场看过比赛。

  在朱晔南看来,他和申花的缘分从小就已结下。外公家靠近江湾体育场,自己的住处毗邻虹口足球场,大学又有一年半的时间住在南汇校区,距离康桥训练基地很近。

  2001年,高中时代的朱晔南总是期待月考能取得好成绩,这意味着周末能去现场看球。尽管萌生过加入蓝魔的念头,但准备高考是那时的头等大事。高中毕业进入上海电力学院后,由于南汇校区路途遥远,加之夜自修点名制度,朱晔南无法确保每个主场都能到现场观战。

  在大二下半学期搬往杨浦校区前,为了看申花比赛,朱晔南只能在周末早早地前往学校,收看寝室楼道间的电视直播。偶尔在周日晚前往虹口足球场,比赛结束后却已没有回校的末班车,只有周一坐6点的早班车回校,勉强赶上8点的课程。

  2005年,随着宿舍迁至杨浦,课业负担减轻,朱晔南有了更多现场看球的时间,他也如愿加入了蓝魔球迷会。

  2006年,朱晔南开始撰写博客。几乎每次申花主场比赛后,他的博客空间都会有更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朱晔南笑言,“写下对比赛的看法,记录一些开心的事,若干年后回过头再看,都可以清晰地回忆起来。我很喜欢这种怀旧的感觉。”可惜由于工作繁忙,如今的朱晔南很少再能如往昔那般沉浸在博客中,用零乱却真挚的词句排列出那些最纯粹的快乐。

  “无论胜败,申花都是我们的信仰,何况我们只是平了。”

  充实的长假

  2009年4月30日晚,朱晔南等上百名申花球迷踏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准备去现场观看次日申花与北京国安的比赛。朱晔南至今留存着那张车票照片,以及比赛前后的鲜活记忆。“因为加班等原因无法随行的朋友也来为我们送行。”朱晔南回忆道,“认识这些朋友这么久,这也是一种兄弟情吧。”

  火车的发车时间是21时58分。上车即包下餐车的球迷们一路唱歌、喝酒、聊天,直到次日凌晨2点多才各自歇息。整整12小时的旅途并未影响到众人下午的临场激情,可惜由于罗迪克的破门被判犯规在先,两队最终0比0互交白卷。

  5月2日,睡了个懒觉的朱晔南在当地游玩了一番,故宫和王府井小吃街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炸蝎子的味道更是令他印象深刻。当天晚上回到上海,朱晔南紧接着筹备起此后的新加坡之行。5月5日,申花将在客场挑战亚冠小组赛的对手——新加坡军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