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天地-娱乐天地线路测速-拉菲2旗下网站

朱晔;灾后重建需要理性的思考

2017-12-03 13:47 网络整理

  朱晔:灾后重建需要理性的思考

 
 
朱晔在论坛上了发表自己对于灾后重建的一些建议  

  主持人:搜狐的网友大家好!欢迎走进今天的搜狐成都访谈间,今天来到我们搜狐成都访谈间的是《城市中国》主编朱晔先生,朱主编请首先在这边向我们的网友朋友们问一个好。

  朱晔:搜狐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在这里按照我们访谈间的惯例,请问一下朱主编是怎么跟成都这个城市结缘的?

  朱晔:我是在重庆读的书,第一次到成都是1994年。94年我们那时候有一个美术实习,美术实习就是要画一个月的画,我们画画的地方是在都江堰。

 
 
 
我们得先到成都再到都江堰,当时我们是从重庆坐火车,坐一个晚上,8—10个小时,第二天一清早在成都下车,再去都江堰,就是这么跟成都的关系。

  主持人:在14年前你第一次来到成都的时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你对这个城市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朱晔:说实话,我们当时遇到一件这样的事情。我们坐大巴,从成都去都江堰,有一个乘客上车说卖票的多收了两毛钱,这个卖票的坚持说没有多收这两毛钱,然后这两个人就吵起来了。我们是一帮重庆的学生,就在车里面起哄,结果是两个人很和气的收场。我们从重庆过来的这帮学生都很郁闷,很想看打架,结果没有打起来,这是第一印象。

  主持人:成都是一个非常温和的城市,所以这种矛盾也就很温和的就化解了。

  朱晔:对,大家脾气都很好。

  灾后重建需要你不断的进行的付出

  主持人:今天我们邀请到朱主编来到成都访谈间也是因为我们在成都的宽巷子召开了一次由创意杂志社主办的论坛。叫做“爱心同筑灾区暖墙”这个活动,朱主编是作为嘉宾来到这个论坛。他在这个论坛上有发表自己对于灾后重建的一些建议,朱主编的专业的研究方向是城市文化研究,接下来请朱主编跟大家沟通一下,这一次事隔了14年再次来到成都,而且是面临震后灾后重建的成都,你的感想是什么?你将为成都做一些什么?

  朱晔:为成都做一些什么,在成都多消费,拉大成都的内需,这是我能为成都做的。说实话,不是隔了14年才来,中途来了很多次了,我老婆也是成都人,然后我灾后也来了的,而且最近这一段时间我经常来成都的。但是回到今天谈这个问题,我倒觉得实事惊人,当初“5.12”地震这种很惨烈的事实,尤其是在那时候大家都在献爱心的这个现实,大家发现这个世界很刺激。一件又一件更刺激的事情会抹掉你对以前的事情,你的记忆就这样被淡忘的,不断的有水灾,完了又有奥运了,奥运完了又残奥了,残奥完了三聚氰氨的奶粉,三聚氰氨还没有完金融风暴又出来了。一件一件更刺激你的事情在刺激着你,结果这个事情有可能就会慢慢给抹掉了,抹的让你逐渐的学会了忘记。但实际上这又是一个很活生生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这个事怎么办?灾区这么大的一个地震遭受这么大的损失,要重建,生活要重建,更关键的是这些人的心理要重建,这些灾民面对将来的生活,到了现在马上要过冬了,他们不是什么金融风暴的过冬,地产界的过冬,不是经济上的,他们是活生生的,是自己的生理上的,我怎么能够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我觉得这个事是挺活生生的东西,这个事情背后还是需要各方,因为我们国家对待这样的事情其实总体上采用的是国家统一行为,用政府进行灾后重建的主导,但是这里面其实也有各方的力量,民间力量。大家可以看到在灾后重建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在救援的时候,那时候是大量的民间志愿者很积极的去到灾区,因为那时候所有的事实都非常鲜活的摆在大家的面前,房子也倒塌,流离失所,亲人也消失,这种活生生的现实提醒了大家的爱心,去了,然后这种爱心,以前有一首歌,叫“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这首歌是什么意思呢?你爱我不要那么激烈,你爱我更长久一点,实际上恰恰对灾后重建也是这么一个逻辑,需要你不断的进行付出,本身灾后重建就是长达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一个事情,所以这个事情是挺好的,希望能唤起各方,各企业对这个问题持续的关注,大家能够群策群力,共同的投入到灾后重建的事情中来,在这个背后更关键的一个是资金的组织,一个是行为的组织,各方力量怎么样有效的执行,在这两个方面上着手,这个问题也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获得一些更好的成效吧。

[1] [2] [3] [下一页]  

[我来说两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