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天地-娱乐天地线路测速-拉菲2旗下网站

解决“就业难”不能靠“被就业”

2017-12-01 15:04 网络整理

谢强(化名)是江西某大学哲学专业的毕业生。5月初,谢强如愿找到了一家单位,签了就业“三方协议书”,同寝室其他几位室友的“就业问题”就成了他毕业之前最大的事。因为谢强被学院分配了一个硬性任务,就是督促、帮助室友们尽快与用人单位签订“就业三方协议书”。如果没有上交就业协议,不允许参加第一轮论文答辩。

其实,不仅谢强所在的学校威逼学生假就业,就业率造假早已是一件皇帝的新装。尽管人社部的数据显示,去年应届高校毕业生就业率高达九成,有网友戏言:就业率应改称失业率。网友的调侃或许有些夸张,但是事实告诉我们:不少学生确实是“被就业”的。九成就业率就是一个数字游戏。央视焦点访谈曾披露,孝感学院(现更名湖北工程学院)以扣发毕业证和学位证相要挟,逼学生找单位盖章抬高就业率。该校表示将对实际就业率进行核查,给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然而学校自查的结果是不了了之。焦点访谈也成了“沉没的声音”。 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要求毕业生必须开就业证明,否则后果自负。媒体曝光后也是不了了之。

就业率本身就不是一个清晰的概念。不仅到单位上班叫就业,考研、开店叫就业,还有学生为了积累工作经验,被迫“零工资”就业。更有不少学校采取种种强硬措施逼迫学生上交子虚乌有的“就业证明”,或者报告学生自主创业,以期在激烈的生源竞争中分到一杯羹。就业率造假不仅损害了毕业生利益,破坏了学校形象,而且干扰正常的招生就业秩序、误导国家招生就业政策。

但是,教育部让高校在就业率上不造假,有些勉为其难。教育部一方面对就业率造假“一票否决”,另一方面又加大高校教学评估中的就业率权重,就业不好的专业将少招、停招。对外宣传就业率下降,学校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造成招生困难。学校显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就业率造假被否决,就业率低就停招,这让就业不理想的学校如何是好?结果只能是就业率造假。

我不敢说就业率造假都是逼出来的,但是学生“被就业”的现实值得思考。人社部、教育部照本宣科,依据高校上报的数据对外公布就业率,或许只是例行公事。但是相关部门不能罔顾学生“被就业”的现实,躺在注水的就业政绩上沾沾自喜。对此,人社部要完善就业率统计机制,教育部要完善高校办学评估机制,同时加强社会监督,问责曝光出来的就业造假案例,刹住就业造假歪风,为毕业生营造真实、公正的就业环境,让虚浮的就业率回归现实,脱下“被就业”这身皇帝的新装。在最难就业季尤其如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