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天地-娱乐天地线路测速-拉菲2旗下网站

潘安、穿山甲与臭椿

2017-12-03 13:47 网络整理

新浪财经App:直播上线 博主一对一指导 注意:空方即将发威

  【缘木求鱼】

  不惟长得漂亮比较危险,有可资人类利用的一物在身,也危险。

  木木

  

  人,长得漂亮了,总归是一件好事吧,女人如此,男人也不例外。

  晋朝的潘安,是个美男子。怎么个美法儿呢?无论野史还是正传,虽然都没有详细描摹一下他的身高、胖瘦以及发肤色泽之类的妙处,却一口同声地赞他,“至美”,“妙有姿容,好神情”。中国历朝历代的史官,个个惜字如金,话能说到这种份儿上,已足见潘安确实长得是极出色了。

  《世说新语》里记载,潘安出门,半路总会被大姑娘、小媳妇们手拉手地围起来仔细欣赏,想走也走不脱;如果恰巧潘公子是驾了“跑车”出门,围不住,也没关系,许多时候,惊叫也是很好的表达喜爱之情的一种方式,于是一路惊呼,热闹的气氛,让那些中年妇女和老妪们也把持不住,纷纷抓了趁手的水果,投到偶像的车里去。据说,这么跑一趟,潘公子总能拉一车水果回家。

  大约,潘安每次出行折腾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久而久之,就不免演绎出男版的“东施效颦”来。据说张载和左思就对潘公子颇为不服气,也学了样儿在街上乱跑,结果,张载被小孩子乱扔石头打——也亏了是小孩子,否则恐怕就要闹出人命来;而左思的下场就更惨,一路被广大妇女同胞们吐口水。

  这场面,想想,还真是挺有喜感,让人不禁要感叹,古者今者,于追星、砭星而言,倒还真是声气相通。不过,世事难测,人长得漂亮了,虽然似乎总能占些便宜,但遵了“平衡”的天道,许多时候,先前占的便宜总归就要还回去。古人有云,“红颜薄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女人如此,男人大概也难逃脱。

  张载和左思,虽然人长得丑,并因此不是被人扔砖头,就是让人唾,但大约也正是因了这个缘故吧,终日小心谨慎着,到老了,反而能得到善终的结局。潘公子最终的命运就有点儿悲剧性,大约总被“粉丝”鼓噪着,久而久之,心性难免就浮躁起来,一个不小心,就被人家夷了三族,不但自己倒霉,还连累了家人和亲戚。可见有时候长得太漂亮了,走到哪儿都扎人眼,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人如此,其实动物也一样。在这个人的世界上,凡是长得漂亮的动物,也大多命运多舛,例子实在多,也真是举不胜举。赶上自身生命力顽强些的,或许还能苟延残喘着延续种族,赶上意志品质薄弱些的,就干脆绝了种,还有些命比较好,堪堪灭绝的时候,偏偏赶上人类良心发现,又被拯救了过来,比如大熊猫,总是一副憨态可掬的无辜样子,就难免让人动了恻隐之心,整个种族终于可以不濒危了。

  不惟长得漂亮比较危险,有可资人类利用的一物在身,也危险。大象、犀牛之类的就不说了,比如穿山甲,长得其貌不扬,而且性情温顺、胆小如鼠,原本昼伏夜出、躲在山林人不识,就是因为传说肉能治痹痛、甲能辟蚁虫,所以让人一路追杀着,从国内一直杀到国外去。尤其最近,穿山甲格外火,不是“穿山甲公子”、“穿山甲公主”,就是“穿山甲董事长”的,纷纷往外冒,按照如此路数和劲头儿,估计也用不了多时,穿山甲就真要变成传说中的动物了。

  相较于这些又漂亮、又有用处的动物,还是小蟑螂、小蚂蚁、小老鼠的日子过得更滋润些,于人而言,没有什么大用,偏偏又生命力极顽强,种族的延续就没什么可忧虑的。如果突然有一天,人们发现这些小东西也是无价的宝贝了,想必它们马上就能变得珍稀起来,并因此愈加昂贵而堪堪绝种了。

  当年庄子教训惠子,“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可见,还是他老人家最明白这里面的奥秘。不过,人心叵测,没准儿你正优哉游哉地在那棵臭椿树下侧卧着神游天外,有人嫉妒了,就拎了斧头冲上来砍了这棵树,也未可知。可见,一切根源还在人心,面对者心里不净或者不静,你的危险就没有根本解除的时候。

为您推荐